璐星星

墙头许多,向往美好的爱情。

这个可以比较方便地在lof里放链接,因为发出来会自动变成链接形式,所以截图发出来,需要的小伙伴可以存在手机里。

【金东】那天,我真的见识了

Dys名言:你敢得罪哪个说相声的,就等着这四百多师兄弟到你家楼下打板儿吧!


前帮派小弟视角


有私设  ooc


————————————————————


       曾经年少轻狂不懂事,我当过一段时间社会分子,跟着大哥收收保护费,欺负欺负另一帮派,日子不愁吃喝。但是那件事儿之后,我就成了这个小吃店的老板。


       原来那个帮儿不大不小,群架不吃亏,单挑回不来,老大家里有些钱,老想着要招兵买马。老大想的简单,先礼后兵,礼就是给钱,钱能解决的都不是事儿;兵就是钱不管用了叫兄弟们教训一顿。有些人钱够了就来干,还有一些被打老实了也就来了,先礼后兵确实弄来了许多人,老大也一直觉得自己这招很厉害。


       后来老大听说有个叫李冬的打架挺厉害,最近却突然洗手不干了,老大不信邪,非要重新把这条好汉召回绿林。


       “请”了中间朋友作陪,老大做东,当时我还是老大身边的马仔,坐在席上。李冬也确实来了,只不过身边还带着一个大高个,带着金丝眼镜,斯斯文文的。


        “来了,李兄弟请坐。”老大笑着说。


        “嗯,来了,您都把我兄弟扣这个了,我能不来吗?”那李冬没啥好脸色。


        老大很久没被人这么撅过,脸色也不太好看。


        “说啥呢?就是一起吃个饭,说着像我威胁你似的。”


        “得了,您有话直说就行,勾勾绕绕的不适合。”


         “行,兄弟也是爽快人,哥哥听说你最近不干了,这么好的拳脚浪费了,多可惜。跟着哥哥干,哥哥保准你吃香的喝辣的。”


         “别了,谢谢你的好意,我答应过我哥,以后好好地找个正经营生,不混社会了。”


         “听说你是跟着哥哥一起学相声去了,算啥正经营生?还不如跟我,咱一起舒舒服服的,活得也潇洒。”


         “相声是传统文化,说相声挣钱能养家,还挣的干净。”李冬旁边那个大高个说话了“东子咱走,你这朋友尽早给我断了,省得给介绍这些个不三不四的玩意儿。”


        我一听这是骂我们呢,站起来就要去打人,老大拦住我,“言尽于此,李兄弟你好好合计合计,送客!”


       “不用你送,东子咱走。”


        老大的脸全垮了,给门口的弟兄打电话:“去跟着他们,我就不信我还!”


       大概是过了一周,早晨六点半有大约五十个男人到了我们基地楼下,哦,我们老大家里拆迁了有一栋楼,兄弟都住在一起。那五十多个男人手里拿着快板,有胖有矮有高有瘦。


       门口站岗的小弟“嗖”地跑回来,话都说不太利索:“楼下来了,来了几十个男的,手里还有家伙,人人,人人都有!”


       老大不淡定了,带着弟兄们抄起家伙儿事下了楼。


       那楼下几十个男的看见我们老大到了楼下,领头的高个儿一挥手,所有人一起打板,噼里啪里噼里啪啦的。


      人家嘴里还念叨着词:这楼上,住着一群王老五,领头的是个大傻蛋儿,金盆洗手的人儿来招,人家客客气气来回绝,这傻蛋儿给人家门把漆浇,把漆浇来把漆浇,擦完一次又一次,我那个门,值个两万八,你要不能完完整整客客气气把钱拿,这四百兄弟一人一下给你脸上画个大王八!


       唱完了,旁边一栋楼上有人叫了一声好,然后开始鼓掌。


       老大听完脸就绿了,大声喊:”你们哪个来的?仗着人多欺负人?信不信,信不信我告你们扰民!”


        那几十个人没正面回答问题,只是领头的人说:“您就等着吧,还有的受呢。”说完再一挥手,“兄弟们回去了,今天开完嗓了。”一群人浩浩荡荡地走了。


       “奇耻大辱,奇耻大辱!人家都到家门口了,咱还不知道是哪边的,气死我了!”那是我见过老大最生气的时候。


        旁边的一个小瘦子挤过来,大着胆子说:“是不是那天李冬家的?咱最近就只往那家泼过漆。”


       这一提醒,老大想起来了,“对,那家伙儿当时是说去学相声了,不过学相声的地方有那么多人吗?而且他一小学徒能叫多少人?”


       “老大,不管可不可能,咱要先去打听打听呀,不能让人家欺负到头上来!”那个小瘦子这次开口有了些底气。


        “别急,再看看。”


         第二天,第三天,第四天都是如此,第五天,老大忍不住报警了,对,一个老大,被逼着报警了。


         但是警/察来了没用,警/察来了人家也不唱了,只能和领头的说说教育教育,再加上周围几栋的住户说不算扰民,天天能免费听还挺高兴。


         而且警/察知道我们这里是个什么地方,早就烦的不行,心里还高兴终于有人能治治我们,自然也不会多上心。


        连了七天,大家都受不了,老大带了三万块钱,亲自去给李冬道歉。


        我也一起跟着去了,到哪儿开门的是那个斯斯文文的大高个,推推眼镜,“来了?天天快板听着舒服吗?”


        老大点头哈腰地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是我有眼不识泰山,惹了您这尊大佛,对不住对不住,这是三万块钱,给您赔门。”说着,双手把钱奉上。


        那大高个接了钱,把封条拆了数出两千又还给我们老大,“说多少就是多少,多了不要你这脏钱,快走吧。”说完“哐”一下把门关上,都没让进屋。


        我们走到楼下老大才反应过来,这明明是李冬家,怎么是那个大高个开的门?咱不敢想,也不敢问。


        当时见老大怂了,我对李冬是无比佩服,退出了帮派想去投奔人家,打听到人家在哪里工作,去小园子买票进去。


       我进去时台上还没人表演节目,等了一会儿有人报幕:“下面请欣赏相声,表演者谢金,李鹤东。”


       我旁边的姑娘大力鼓掌,我问人家:“这里是谁的场子,那两人是谁呀?”


       那姑娘白我一眼:“不知道你买什么票呀,这儿是德云社,台上的角儿是师爷谢金谢大辈,旁边是他的捧哏李鹤东。”


       “哦,谢谢啊。”被姑娘白了也不敢再说啥,我就静静地看着。


       台上说的还挺逗乐,包袱一个接一个,台下掌声不断,我也听的很开心。我认出来谢金就是那天的大个,李鹤东就是李冬,我还知道那谢金是个厉害人,因为李鹤东包了头他叫人家奶东,李鹤东虽然还凶着一张脸,但也没有反驳。


        后来我又听到一句话:“知道我是谁吗?我是师爷!师爷!你敢欺负我家奶东,就叫德云社四百多大老爷们到你家楼下打板去!知不知道!”


       台下人都笑了,除了我,因为我知道那是真的。


   


   


      


        


       

       


我发誓,我要是高数补考过了我就更六篇文!


刚刚看到一个汉服小哥哥(应该是汉服),那个腰超级细呀,想抱(๑˃̵ᴗ˂̵)و

因为是火锅自助,我刚开始以为是甩面小哥,心想这小哥帅呀,然后小哥哥就把袖子撸起来开始拿东西了。


我想回宿舍,我要睡觉,我要写作业,这鬼天气!


【楼诚】【楼诚衍生】温暖星辰——2019新春楼诚联文《团圆饭》总目录

mimi剑雨秋霜:

公元2019年2月20日,农历正月十六,2019新春楼诚联文《团圆饭》鸣金收兵。


当初在策划此次联文主题的时候,我们几经探讨,定下来一个关键词:团圆。又为这个词找了一个最寻常也最珍贵的载体:吃饭。


在这次联文的文宣中我们写道:


因为团圆,心有抚慰,身感力量;


因为团圆,心怀过往,身许未来。


 


是的,在我们了解与未知的地方,我们相信他们曾经或正在真实地存在。而在无数轮回迁延、无尽的时空交错之中,他们的奋斗与努力、守望与呵护,成就了今天此时此刻我们的生活。


家国至上、敬业奋发,所有这些伴随着美好的外在和具象细节,正是楼诚及其衍生拥有强大生命活力的根本所在,也是我们长达三年乃至更久的最钟情处。


所以,新年伊始,在这段古老传统中最最温情的时光里,我们希望能够通过自己的笔,给最爱的他们一段最最平实的温柔。


家常菜,相爱人;


寻常日子,团圆时刻。


 


很开心,我们做到了。


感谢所有作者的参与——从2月4日除夕到今天,整个联文活动共有34位作者为大家送出了40余篇作品,收获了数不清的红心蓝手长短评,咱们和他们一块儿热热闹闹地过了个节。


 


在刚刚过去的上元之夜,600年紫禁城盛放的华灯点燃了帝都夜空,一轮明月清朗云海,俯瞰万家灯火。


相信他们和我们一样,就在这一处处星辰般散落的温暖里。


 


以下为此次联文全部作品,敬请阅览、指正。


1, @雲飛 :


松风涧水出肝肠(一) 蔺靖篇


松风涧水出肝肠(二) 楼诚篇


松风涧水出肝肠(三) 贺桢/凌李篇 


2, @望春花 :


【楼诚】桂花米酒


3, @helene :


【楼诚】蝴蝶


4, @世影成说 :


【楼诚】意大利面


5, @思念楼诚的小号 :


【楼诚】《与子同归》番外:莲藕排骨汤


6, @阿雁 :


【楼诚】喜团圆


7, @易默成 :


【谭赵】青团


8, @离轩 :


【楼诚】蚂蚁上树


9, @冰雨寒月 :


【楼诚】【楼诚衍生】《我和神仙谈恋爱》番外 红烧肉


10, @团麦子 :


【楼诚】盐水鸭


11, @风雨与共 :


【洪季】炝蟹与醋更配哦


【凌李】《且共风雨》之猪油芝麻汤团


【楼诚】风雪夜归人


12, @Glitter Tears :


【楼诚】腰子炒鸡弗


13, @Silvia安歌 :


【贺陈】不过一碗人间烟火


14, @胭脂雪冷 :


【蔺靖】桃花流水


15, @梓兰菱落 :


【楼诚】茴香猪肉带硬币的饺子


16, @青卿 :


【谭曲】Sixteen GoingOn Seventeen(番外4)团圆饭(上)


【谭曲】Sixteen GoingOn Seventeen(番外4)团圆饭(中)


【谭曲】Sixteen GoingOn Seventeen(番外4)团圆饭(下)


17, @mimi剑雨秋霜 :


【楼诚】【楼诚衍生/洪季/杜方】最美的黄昏(一)狮子头


18, @喵观 :


【凌李】海鲜粥


19,  @櫻桃糖漿  :


【胡齐】蒸年糕/粘豆包


【黄曲】炒年糕


【杜方/荣霖】南方年糕VS北方年糕


20, @滚来滚去的鹿鹿 :


【庄季】白糖糕


21, @维木向东 :


【楼诚】霜糖核桃


22, @看见一只鹰 :


【楼诚】祝福


23,  @燃点  :


【楼诚】【台丽】《风吹紫荆》番外 甜烧白


24,@烟花笑  :


【洪周】卖臭豆腐嘞


25, @我是吧唧吧唧吧唧的黑米馒头 :


【谭赵】讲一个冬天和他们的故事


26,  @璐星星 :


【楼诚】【荣霖】江米丸子


27, @祺音 :


【庄季】火锅底料的故事


28, @萤火不温风 :


【楼诚】腌笃鲜


29, @~小狸子~ :


【谭赵/凌李】在那遥远的地方


30, @Juuichi :


【楼诚】烹我百味


31,@子___子  :


【凌李】饽饽




32, @大橙子与猫殿下  :【正在写嘎嘎嘎嘎】


33, @明洧妁≮  :【正在写】+1


34, @東十三娘 :【正在写】+10086


 


 


附:


《团圆饭》——2019年新春楼诚联文 文宣  By:mimi剑雨秋霜


过年啦来看仙女呀——联文作者简介 By:mimi剑雨秋霜


【图】苦命的催更的咪 By:胭脂雪冷


 


再次感谢各位作者仙女,感谢所有读者天使们!


新的一年大家继续一起爱楼诚呀!



【楼诚/荣霖】【2019新春楼诚联文】江米丸子(一发完)

  现代AU   甜 ooc
————————————

       明家的年是要在明氏公馆过的,所以在除夕的前几天,明楼和明诚会从市中心的公寓搬回明公馆,大姐与明台也会从苏州和北京回到上海。大姐会从苏州带回许多点心蜜饯,还有一些收集网罗来的苏绣宋锦。这些东西有些包装一下当做礼品送给亲戚朋友,还有一些就留在身边等着来串门走亲戚的招待客人。

  年夜饭向来都是阿诚操持安排的,大姐明镜经营生意是把好手,但是对那家中琐事却是一丁点儿办法都没有,那明楼又是个只会吃和看独独不会做的。至于明台,那是要求神拜佛别让他炸了厨房才好。早些时候阿香还为阿诚不平,明明都是明家人,大少爷与小少爷就能坐等吃喝当甩手掌柜,这二少爷就要内内外外地操持着一家像个老妈子。后来阿香看到大少爷和小少爷都要向明诚伸手要零花钱才反应过来,这哪里是老妈子, 这明明就是当家主母好伐?!

  每年明诚会亲自下厨做几道明楼爱吃的,比如红烧肉草头圈子什么的,也就是在过年的时候明楼才敢大口吃肉,平时阿诚对他的饮食管的极严,毕竟稍有不慎明总的体重就噌蹭地窜上去。每逢佳节胖三斤说的就是明楼,不过阿诚看在压岁钱的份上是不会在正月里发脾气的,他只会在新年假放完后给明楼的健身卡续费升级到运动员级别,而升级费用每月从明楼本就有限的零花钱中按比例扣除。

  今年的年夜饭明诚带了表弟许一霖和他爱人荣石回明家。荣石年前从东北来上海做生意,顺便带许一霖来拜访表哥。没想到合作对象一拖再拖到新年,又遇到百年难遇的大雪,飞机高铁动车通通因天气原因无法通行,所以许一霖就携夫来“投奔”表哥一家了。虽然荣石与明氏有过业务往来,但他在明家还是不太自在。原因无二,就是他觉得明家这两口子太聪明太默契不好对付,想当初他和许一霖结婚时明诚作为娘家人可是好好把他为难了一番。荣石有心向明楼求助,却不想明楼与明诚是里应外合好好在生意上敲了他一大笔,那钱最后全成了许一霖的私房钱,让荣石知道这个表哥对一霖是真的好也是真的狡猾。果不其然,荣石刚进明家门就收到来自明诚的考验:你给年夜饭菜单上添道菜吧。轻飘飘一句,荣石的命运就已被注定,菜做不出来你也不用带媳妇儿回家了,连菜都不会做怎么照顾好自己媳妇儿?

  承德大佬是不会慌张的,多少年能从生意场上死里逃生全身而退靠的不是脖子上的大脑袋,靠的是里面满满的智慧。荣石想想,一般的入门菜是不能做的,谁家的年夜菜会炒一盘鸡蛋上桌呀?怎么着也得放俩西红柿的,而自己是菜里原料超过两样就立马会搞砸的水平,炒菜是不行的,不能让人一大家子大年初一就去医院挂号吊水吧?那自己就只能做主食或者甜品了,馒头太朴素,米饭太常见,年糕太麻烦……年糕,糯米,江米丸子!

  荣石激动地拍拍自己的大脑瓜子,果然里面装的不是浆糊,是智慧!江米明家是不缺的,这种糯糯乎乎的东西明楼最是喜欢,家里时常备着,不过江米黏稠易积食,明诚一般不让他多吃。和阿香要来江米,淘净加水上锅蒸,动作行云流水。

  许一霖刚开始是很担心他家石头的,毕竟他在荣家还没吃到过荣石做的什么硬菜,周末的早餐倒是会有荣石煎的蛋。哦,顺带一提,煎蛋是荣石说的,许一霖只看到了炒鸡蛋。本来担心的许一霖看到荣石进厨房后也跟着进到厨房,看到那一套行云流水,开口问道:“荣大哥,你要做什么?蒸大米吗?现在有点早吧?”

  “不是,是道甜口菜,江米丸子。你快出去找你表哥玩吧,别一会儿开锅烫着你。”说完搂过爱人来亲一口,“乖,去玩吧。”一霖红了脸,荣家父母早逝,家里他们夫夫二人就是长辈,弟弟妹妹面前不会这么亲热,来了明家反而更亲密些。

  晚上楼诚夫夫处理完公司的账目从楼上书房下来就闻到一股糯米的香味,立马觉得有些饿了。明楼问阿诚:“你让阿香蒸糯米饭了?”天可见怜,在外叱咤风云的明总在家是个吃饭都要“看人脸色”的底层人民。明诚摇摇头,“没有,去看看。”

  这时厨房里水蒸气从锅中不断冒出,荣石揭开了锅盖,舀出一点儿尝生熟,口中的江米已经软糯,关火,晾凉。

  “荣总就准备用糯米饭打发我呀?”厨房门口明诚靠着明楼问道。

  “而且这么蒸没味道,不放糖不放枣不好吃的。”明楼紧接着发言。

  “没,没完呢,晾凉还接着弄呢。餐桌上可以放吗?”

  “可以,你用吧。明楼你别偷吃啊,和我回去把红包封了。”

  江米晾凉,荣石连锅一起端到餐桌,正在客厅无所事事的许一霖听了动静向餐厅来。“要我帮忙吗?我没事做的。”荣石看到许一霖亮晶晶的眼睛,没有拒绝:“那你把手洗干净,和我一起捏团子。”

  捏团子是很无聊的,手上沾水不让米黏在手上,反复的动作将糯米压实塑型,捏好的团子放在板子上。糯米舀到底有一层锅巴,荣石不太好意思,“水放少了,第一次没经验。”而许一霖则是用手抠起锅巴放在嘴里,边吃边说:“好久没吃过锅巴了,荣大哥怎么知道我想得紧呢?”荣石亲亲小爱人鼓起的腮帮子,笑成馒头人。

  明镜和明台回来时荣石正在放油炸团子,穿着围裙拿着长筷子,再戴个口罩帽子活生生个菜市口炸油条的阿姨。只见他双眼紧盯油锅,筷子还在不时翻动锅里的团子,嘴唇微动数秒,一旁的盆里放着炸至金黄的丸子。别看他现在游刃有余,那是付出了油溅手丸子糊的大代价后才得到的成果。

  “小霖和荣总来啦?怎么还进厨房了?明楼!怎么能让客人动手呢?”明镜收拾妥当了问。

  “肯定是阿诚哥让荣石哥干的,他要考验弟婿呢!”明台一语道破。

  丸子炸完晾凉,荣石又调了糖浆。白糖添味,红糖添色,再加水略微稀释,最后放上炸好晾凉的丸子上锅再蒸。上桌前还要扣在盘中,让遇热融化的糖浆流满盘底,这一道江米丸子才算大功告成。

  忙忙活活一下午,年夜饭开席前总算出了菜,荣石将江米丸子端到桌上,对大家说:“这江米丸子我母亲喜欢吃,她很爱亲自动手做,我父亲也常和她一起捏团子。我母亲曾说过这丸子挨丸子团圆紧乎,上面浇糖甜甜蜜蜜。我祝大家新年快乐,团团圆圆,日子过得甜甜蜜蜜!”

  大家一同举杯庆祝,明诚对荣石说:“你是个好男人,一霖交给你我放心了,好好对他,要不我就把他从你身边带走,再不让你见他。”“哥!”许一霖很是感动,眼里含泪,快要哭出来。“不哭,大过年的哭什么呀?明家永远欢迎你们来!”明镜拍拍一霖肩膀。

  回承德的飞机上,一霖握住荣石的手,主动亲上去:“谢谢你愿意爱我,谢谢你愿意接受考验。”荣石回握紧一霖的手:“谢什么,你是我的大宝贝,为你做什么都值得,你只要好好爱我就好,其他什么就不用操心。乖。”

  明诚幼时被拐,明楼从恶人手中救下他,予他希望,教他成长;少年时他明白自己心意,却迟迟不敢宣之于口;再大些他和明楼分离去国外读书,一日接到电话,那头醉醺醺的明楼将一腔爱意缓缓诉说,他比认回本家还要高兴。明楼和明诚相差九岁,明诚希望明楼陪他长长久久,于是处处设卡保养明楼身体。明楼爱明诚,知晓爱人心意,也是极力配合,希望与诚长长久久。

  许一霖性子安静,不善表达,在家族众兄弟间有些自卑,他从不敢想荣石这样天神般的人会倾心于他;与荣石在一起许久他还在日日感谢上天给予他好运气。荣石强大而孤独,外人皆道他智慧又冷静,却不知他也希望喝醉回家能有爱人揪耳朵骂他;虽然许一霖不会这么做,但荣石早就心甘情愿戒烟戒酒为陪小爱人过一生早做准备。 

————————————
@mimi剑雨秋霜 我终于写完了!!

  

  

【楼诚】Starlight

嫦娥终于把我兔还回来了,我等兔砸等的好苦😭,谢谢兔砸,安慰了我被二模伤透了的心,抱抱兔砸。

赤兔子:

@璐星星·各种釉彩


欠了仨月……我自裁谢罪
以星星的圈名写的文w


――――――――――――


你见过星光吗?
近距离的,可触的星光。当你接近它,用手指碰触它的时候,它会凝华成轻薄的丝绸一样的物质,总之,滑过指尖。
明诚见过。
也碰过。温的。


那个时候他还不叫明诚。姓什么,也没人叫,总之不是明,就只是阿诚。很小的个子,头发总有些乱乱的。总是很费力地双手提着水桶,或者其他的什么大包小包的东西,穿过人群,穿过和他同龄的人的笑声,穿过温语连连的家家户户的门前的路。他总是跑不快。那些东西真是太重了,也太大了。坠得他只能小步小步地挪,过一会儿就站直了喘一会儿气。也不敢耽误太久,就又提起来,小步小步地挪。有些读过一些书的女学生或者心肠好的妇女会把怜惜的目光投过去,但最终也就只有目光了。刚开始也有人上门为他打抱不平,被不冷不热的嘲讽语调顶了跟头后,也就作罢了。
在家里乖乖呆着,日子也不好过。有一次他手里捧着的粗瓷碗就不小心被摔了。破成了好几片很大的瓷片,和细细碎碎的小片。阿诚在那天夜里偷偷地爬起来,跑到门外看他的瓷碗。他不知道它摔成什么样了,心里总抱着修得好的这样一种希冀。可是他蹑手蹑脚地走过去,看见狼藉一片的案发现场,面条干硬了后跟碎瓷片搅和在一块儿,大瓷片则几分天下一样的阵势,平分秋色。总之阿诚看一眼就知道,修碗匠再巧,也补不好了。何况他也没有钱,这么一个碗,也不值得修。
阿诚并不为一个瓷碗的殒命而感到惋惜,他只是很着急,所以才大半夜地出来看他的瓷碗的尸体。他想,这一个碗摔掉了,他以后还会有物什儿吃饭吗。一个小孩子,为自己明天后天甚至更远的温饱问题开始犯愁,最后小小地叹息一声,矮下身子,想收拾一下。毕竟明早起来,这片狼藉多半也是自己收拾。
他小心翼翼,天色晦暗,他又不敢弄出大的声音,终于一下子下去,划出了一滴一滴深色的液体来。手指尖火辣辣地发痛,阿诚即使看不清这颜色,也大概明白是什么了。但也依旧怕弄醒了别人,忍着疼,把瓷片什么的又终于一小块一小块地捡起来了,揽了几下,把那些东西堆在墙角,然后才敢进家门,途中又是蹑手蹑脚地脚尖着地捱到自己的卧房去。
经了这一番折腾,阿诚也半天睡不着了,干脆就盖上被子,望着开着一条挺宽的缝的窗户。窗户外面的天空是黑蓝色的,要是有星星,周围的颜色便会亮一些。阿诚从小就喜欢这样看星,这样一动不动地专注地看着,仿佛它会有变化一样。
他就这样看着,星空也不动,他也不动。直到一颗星坠下来。
――不是一颗星,原来那个位置的星也依旧好端端地守在那里。是一缕星光。坠下长长的尾巴,画出弧线,好像整片天空都亮了,似乎比传说中的银河还要夺目。阿诚呼吸都停窒了,眼睛也不敢眨,直到星光坠到某栋房子里隐没了。
阿诚很失望地叹了口气。


隔了几日,阿诚照旧在家扫地。那扫帚几乎与他的肩膀齐了,又重。可他习惯了。然而还是摔了一下,摔得严重,疼得他当时便蜷在角落忍不住哭出来。
正当时,外面忽然就进来了两个人来,一眼便知道是贵族家的大少爷和大小姐。阿诚愣了一下,才想起自己似乎忘记关门了。很奇怪地,他晓得此二人没有恶意。
他在那位少爷身上看到了那缕星光。
他向他伸出手,便有一些聚在指尖,传递到阿诚的手心。
他忽地想哭,而后后知后觉地想,星光是温柔的亮光,是暖的。


许多年后明楼突然问起他。“阿诚,你见过星星吗?”
这看起来是个谁都可以回答的问题,然而明诚忽然明白了。然后他笑着回答:“见过。”
就是您,大哥。
许多年前,明楼有一夜怎么也睡不着。终于不再勉强,坐了起来。
然后他看见了此生铭刻的美景。
一颗星星的星光突然独立起来,有了长长的尾巴,坠下地面来。当时他惊得几乎站起,盯着那星光,坠到某栋房子里不见了。
他那天见到满脸都是眼泪,手指的伤口还没好的明诚时险些要叫出来。
那孩子的身上,有他所熟悉的,连灰尘也蒙不住的星光。


――――――――――――――――

收到啦,超级美的呀!还有序言有后记,超级正式!

之前看文,还有注释,特别有内涵。

感谢 @mimi剑雨秋霜 带来这么好的故事,也谢谢他们带给我的感动。

好啦,现在有两个本子在等着发货,超级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