璐地上的星

爱吃甜饼不怕胖,不好的事情都流走!

拜冰的聊天内容(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楼诚深夜60分
关键词:学渣
私设一大堆 ooc
好像水仙
————————————
前情:冰箱与橱柜(上)(甜)

         "欢迎我们的新朋友~"

          "啪啪啪……"大家鼓掌欢迎。

          "我们先来聊一聊二位的'发家致富'史,听说小赵医生的照片刚火的时候,一群人在网上diss你,是什么原因呢?"盒老师清清嗓子进流程。

          "哦,因为我那张照片是在酒吧门口,而且是晚上拍的,好多人以为我不学好,混社会。"赵启平出口低音炮。

         "啊啊啊啊啊,妈妈,这个蓝朋友我要定了,别拦我!"弹幕迷妹又刷一波儿。

          "我不明白,酒吧?酒吧怎么啦?"在香港长大的嘎嘎发问。

         盒老师耐心给他解释:"内地的夜生活没有你们香港那么丰富,好多人还认为天黑就一定要回家睡觉,在外面的都是坏孩子。"

         "不呀,我妈妈也叫我十一点必须回家,不能出去玩。"

        "那嘎嘎有不听妈妈话的时候吗?"

        "那时候上学训练就已经很累了,没有时间出去玩。"

        "那我还是显年轻呀,被人以为是未成年。"赵启平接梗,综艺感超强。

       "好像还有人在评论里说你小小年纪不学好,不把心思放在学习上?"

       "他?他就是个伪学渣。"李熏然加入群聊。

       "怎么说?"嘎嘎一听很有兴趣。

        "上学的时候班里老有人说自己考不好,结果每次考试都是前十。他就是那种。"

        "本来就是,我要是好好学,当年的高考状元就是我!"

       "我们拼死拼活挑灯夜读,你每晚十点半就睡。老天爷不公平呀!"

        "远了远了,我们怎么从酒吧说到这了?"盒老师连忙把话题拐回来。

       "话说我也跟然然一起去过,怎么就拍我不拍他?"赵启平不明白,我不就去的比李然然多个一二三四五六七次吗?怎么就我被拍了呀?

        "当然,我去是工作,你去是消遣。"李熏然义正言辞。

       "去工作?干什么?"嘎嘎抓的一手好重点。

       "扫'黄'打'非!"

       全场空气突然沉默。

        "怪不得你突然要求我带你去,原来是拿我当掩护啊?吓得我好几天不敢见师兄,怕他说我带坏了你。"

       "放心放心,你带我去的都是正经地方,我们工作重点不在哪儿。"李熏然安慰赵启平。

       "这明明是个美食节目、下饭综艺,怎么就这么严肃了?还是快点开冰箱吧!"全场除了李熏然、赵启平、嘎嘎其他人的内心os。

——————————
为了关键词我也是拼了,勉强扣题。

     我的目录

     

      

         

     

冰箱和橱柜(上)(甜)

@楼诚深夜60分
关键词:零食

一切顺利解决啦,还是写了小甜饼

借梗综艺《拜托了,冰箱》,有些私设      ooc

——————————————

          “世界上的美食都在你的冰箱里。”                                         

          “只是你一个人不知道。”

         “欢迎来到,拜托了,冰箱!”

         “新的一期开始了,你有什么新体验吗,嘎嘎?”

         “有啊,经纪公司让我减肥,说我粉丝都嫌弃我了。”

         “哪有,嘎嘎现在特别棒,好啦,言归正传,嘎嘎,你知道今天的嘉宾是谁吗?”

         “好像是'民间最帅小哥哥',网话?网、网、网活?网火?网红!”

         “可算是说对了,不过他们可是和一般的网红不一样,不直播不自拍,是因为一张照片在网上火的,听说还有经纪公司要签他们呢!”

        嘎嘎一听立马起身问经纪人:“哥哥,我们公司不签吧?你们已经有我了,如果签他们,你就会失去我。”

       盒老师连忙把嘎嘎拉回来,说:“看玩笑而已,你的公司还是很看重你的。好啦,让我们把他们请出来吧!”

       音乐响起,现场的大屏打开,两个身材修长的帅哥走出来。

       “欢迎赵启平,李熏然!”盒老师大声喊道。

       “大家好,我是骨科医生赵启平。”赵启平对大家比心心。

       “大家好,我是李熏然。”李熏然规规矩矩站着,有些紧张。

       “来来来,快坐。真的是好帅气的小哥哥们,嘎嘎,你有压力了。”盒老师笑着说。

       嘎嘎一听作势要走,盒老师连忙用手稿挡住一边脸,小声说:“麻烦后期给嘎嘎p上迷妹叫声的BGM。”

      厨师们笑成一片,赵启平和李熏然终于入了座。

          拜冰聊天内容(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终于到了开冰箱的环节,我们是一比一复制嘉宾的冰箱,而且今天还多加了一个橱柜。让我们看看李熏然的冰箱里都有什么呢?”盒老师说着要和嘎嘎上前看冰箱。

       导演在下面举牌:“先让另一个嘉宾看!”赵启平看到了提示牌。

        “盒老师,我可是很好奇我师兄和然然的冰箱里放了什么,能不能先让我看看?”赵启平不动声色提醒流程。

        盒老师顺坡下驴,让赵启平先去看李熏然的冰箱。

        赵启平看完之后眉头一皱,把李熏然吓得够呛,以为自己在冰箱里放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

       片刻,赵启平眉头舒展,说了一句:“我恨!”

      “我和师兄大学相识,毕业后还是同事,追李熏然还是我出谋划策帮他参谋过的,没想到他这么小气。”

       “到底有什么?”盒老师和嘎嘎按捺不住,上前打开了冰箱。

        大家“哇”的一声,只见冰箱里整整齐齐满满当当放着好多食材,侧门上整齐地放着啤酒和牛奶,形成一种奇妙的和谐。

        厨师们点点头,嗯,有食材,好做饭。

        “这是什么呀?”盒老师拿起一个玻璃罐子。里面放着不知道什么东西。

        “这个是老凌腌的咸菜,可以干嘴吃,里面还有小银鱼,一点都不咸。”李熏然说着,上前一步,打开罐子。

        嘎嘎拿着罐子,每个人都夹了一筷子,放在盘子里吃。
 
        李熏然挠挠头,有些不好意思地说:“老凌腌了好几罐,都让我看电视的时候当零嘴儿吃了,可好吃呢!”

       赵启平咽下嘴里的东西,有些“嫉妒”地说:“我吃过一回,想向师兄要一些,死活不给。”

       “平平别生气,下次再做了,我给你一大罐儿!”李熏然连忙哄赵启平。

        “这还差不多。”赵启平撇撇嘴。

         “盒老师你看,这个黄黄的是什么?”嘎嘎又翻出了一个大罐子。

         “这是老凌和我妈一起做的蜂蜜柚子茶,一层蜂蜜,一层柠檬片,一层柚子,好几层叠在一起。冲水喝,治上火。”

         空气突然安静,李熏然好像听到了大家咽口水的声音,连忙说:“要不大家尝尝?”

        总算把李熏然的冰箱看完,大家也有些饱了,开冰箱的过程中,大家分别品尝了李熏然家老凌做的或参与制作的:小咸菜、蜂蜜柚子茶、辣肉条、冰皮小月饼、水煮花生……

         “小李家的老凌真是厉害,会做怎么多好吃的。”盒老师为老凌点赞。

        “我家老凌胃不好,我上班不规律也有些胃病,他就不让我在外面乱吃,自己琢磨地做。试了几次,就和外面卖的差不多,所以他就在家做给我吃。”李熏然无知无觉地秀着恩爱。

        “大院长做手术的手为你作羹汤,李然然,你赚翻啦!”赵启平“火上浇油”,播出弹幕上一片迷妹哀嚎:“帅哥对象好温柔,给我来一打好不好?!”

        tbc

——————————————
明天接着写,我们还有李熏然的橱柜和赵启平的冰箱橱柜没有开,希望大家继续关注。
       

     
        我的目录

        

占tag抱歉。

其实这也是一波暗戳戳的秀恩爱~

没错,左边是我,右边我对象。

明天写一个小甜饼,感谢最近发生的所有美好的事情,感恩。

对所有小伙伴比心心❤❤❤❤❤❤❤❤

可能要请个假,今天报名,很慌乱,希望宽限两天,谢谢。

【多cp】差个几岁不妨碍相爱(小段子/小甜饼)

@楼诚深夜60分
关键词:君生我未生
私设一大堆 ooc 小甜饼
————————————————
楼诚

       明长官与明秘书之间相差九岁,明楼穿的整整齐齐上学堂时,阿诚才刚刚出生。

       明楼小少爷在舒适的环境下生活,还不曾体会过人间疾苦,而小阿诚却不知父母在何处,一个人孤苦伶仃。

        直到那一年,明家姐弟打开了破旧落灰的大门。

        至此,小阿诚才终于到了人间。

       明楼教阿诚读书识字,教他做人,还给了他一个家。

        长大之后,明诚的光芒散发出来,在明长官身边毫不逊色,于是就有人撺掇他自立门户。

        “我和先生,不是工作,那是信仰。”

         明诚的追求者“嫌弃”明楼离不开阿诚的样子,希望自己的心上人多给自己留些时间,认为明长官是上司和兄弟,又不是对象。那么大个人还生活不能自理,一点都不稳重,和自己弟弟形影不离,像什么样子。

         明董事长对此表示:“年纪大点儿怎么啦?年纪大点儿会疼人。”

凌李

       凌院长和李警*官之间也差那么几岁,这也是当时凌远心有爱慕却不敢表白自卑的原因。

       但是李熏然还是风风火火地闯进了凌远的世界,并且扎了根,任凭风吹雨打也赶不走。

        李熏然说:“你们懂什么?远哥比我大几岁,比我成熟。和他在一起,我特别特别幸福。”

谭赵

        赵启平桃花眼一挑:“别看我叫他老谭,有些时候,他可真不老。”

蔺靖

       “君生我未生,我生君……”

        萧景琰一个眼刀瞥向阁主,阁主立马闭嘴,冲着殿下笑得傻呵呵。

                   君生我未生,我生君未老。
                   愿与君相知,牵手共白头。

——————
      知道殿下比阁主大的那一刻,我是震惊的,因为,真的看不出来。

【凌李】丸子好吃吗?(甜/小段子)

@楼诚深夜60分
关键词:四喜丸子

——————————————

          网红四夕的餐厅火了,因为一道有“魔力”的菜。

          我们先来说说四夕是怎么火的。

          四夕,是老福特上的一个小太太,风格多变,大方可爱,和众多写手交好,喜欢保媒拉纤,成功率还不低。被拉红线的两人在老福特上感谢媒人,炸出了一堆催更的小天使:

         “四夕,你有本事当红娘,你有本事更文呀,更文更文快更文……”

         “好久不见,四夕更文!”

          “再不更文就把四夕做成丸子吃掉o(´^`)o”

                   …………

         四夕看到后立马更了一篇:“大家好,我是四夕,欢迎来我的餐厅@四夕餐厅!”

        于是四夕餐厅迎来了一群“杀气腾腾”的小姑娘,开口就要四喜丸子,吃完之后,“杀气”散去,好吧好吧,原谅四夕了,丸子太好吃了,再来一口!

         所以四夕火了,因为不“着调”的作者和“见风使舵”的读者们。

        四夕平时做丸子,业余写写文,小日子过得悠哉悠哉,不亦乐乎。

        而四夕的四喜丸子是怎么火的?是因为一篇微博:

        卷毛狮子不能不吃肉v:“和暗恋对象吃了@四夕餐厅的四喜丸子,他向我表白啦!好像每次吃这家的四喜丸子都有好事发生,我以后会常来吃的 (v^_^)v 。”

        李熏然是四夕餐厅的老顾客,因为在微博上抽奖抽中了一张餐券,第一次来到四夕餐厅。

        门口没有服务员,只有可爱的指示牌,吃完饭后收银台的小姑娘给他八折还额外送了一个小蛋糕,李熏然就决定以后要一直来这儿,不是因为打折和甜品,真的是菜太好吃了。

        李熏然喜滋滋地拿着小蛋糕走了,没有注意到收银台小姑娘痴汉般的笑。

        赵启平放了李熏然的鸽子,李熏然很不开心。说好的一起吃宵夜,你却独留我和四喜丸子执手相看泪眼,我的口水哗啦啦地掉下来。

        正准备拿上饭盒走出医院,后面传来了一个带着笑意的声音:“小李警官要找赵医生吗?”

        李熏然头上的小卷毛抖了一下,是凌院长!

        李熏然能在百忙之中带外卖来和赵启平一起吃,除了兄弟情义,还有就是他喜欢凌远,要向赵启平打探消息。

        饭吃了好几顿,计划也研究的差不多,平时一往无前的李熏然,怂了。

        李熏然僵硬地扭回身子,举起手上的饭盒。

         “凌院长,一起吃点儿?”

         在院长办公室的桌子上,李熏然手起勺落,四个丸子变成八个。

         “凌院长,这家的四喜丸子和别人家不一样,肉馅配菜不同,你都尝尝。”

          凌远夹起一个,尝了尝,是不错。

          “我会做最正宗的,你要不要尝尝?”

           “好呀!能……能一直吃吗?”小李警官鼓起勇气问。

            “只要你愿意,我给你做一辈子。”

         走出医院,李熏然给赵启平打电话:“赵平平,你以后自己吃吧,我和凌远在一起啦!”

         赵启平目瞪口呆,对面的谭总关切地问道:“怎么了?”

          赵启平收起手机,回答道:“没什么,我兄弟和我上司在一起了,在跟我秀恩爱。”

          “想秀回去吗?”谭总邪魅一笑。

     

        

【庄季】回国必读手册(一发完)

旧文重发,之前的lof给我关小黑屋了(╥_╥)

ooc  私设一大堆  小甜饼

——————————————————
  
    欧文庄刚从美国的飞机上下来踏上祖国的土地,手上就被微笑的地勤小姐塞了一本小册子。翻过来一看,原来是国宣部为了让外国青年更加地了解中国,更好地融入中国生话的指导手册。

         蓝底黑边的硬纸封皮,上书:指导手册  国宣部宣  主编季白。 嗯,季白?名字有点熟悉。然而庄恕就是想不起来是谁,想不起来不想了。将指导手册塞进背包,快步向外走去。

         话说季白的名字怎么会出现在手册封面呢,还是个主编。原因是上面下来文件,要求各部门协调互助,积极响应“一带一路”。而L市作为接待外国人较多的城市,决定出一本指导手册,让外国人更好地融入中国。计划是定下了,谁去实际操作却成了问题,宣传部门一堆核心价值观宣传还没搞完,最了解本地民情民生的当之无愧是片儿警,然而片儿警一天到晚的家长里短,也没有人力。最后刑警队出了一个人:因伤修养的队长季白。作为本地“土豪”,他了解本地,作为年轻一代,他对各种高科技也都略知一二。于是,季队就又黑了一个色号,交上去报告,修了两次,宣传部大手一挥,先印了一批试阅版。
         
         再说庄恕,在医院办完一切手续后,他打车到之前订好房子的小区,路上司机问:“这个小区虽然说刚建成不久,但是基础设施已经挺完善了,门口就有大超市,还有共享单车,菜市场也离得不远,交通还方便。你这么年轻就住那里,工资不低吧?” “还行吧。”庄恕微笑回应。

          将行李归置好,庄恕拿上手机钥匙钱包下楼。他一直觉得搬家第一顿饭要自己做,这样才能让家里有烟火气。走到超市门口,庄怒想起司机师傅的话,转身去找菜市场。在国外逛菜市场的机会不多,他想体验一下。

          走进菜场,庄恕因为医生的洁癖下意识皱了皱眉,其实菜场还算整洁,但和欧文庄在美国逛惯了的超市比起来,只能用“脏乱差”来形容了。不过庄恕还是走了进去,因为他看到了新鲜的扁豆。庄恕爱吃扁豆,拿手菜就是扁豆肉丝面。

           买完菜,庄恕习惯性问一句:“能用苹果支付吗?”菜摊老板一愣:“你咋不用猕猴桃支付呢?”话音刚落,旁边鱼摊上的一个黑瘦男人瞪向这边。

           拿着找回的零钱,庄恕回到家,想了想,从包里拿出指导手册,翻看起来。

           纸页带着墨香,上面是标准宋体,字里行间透着干练,欢迎语之后是目录,第一条就是移动支付。

           翻到那页,移动支付四个大字映入眼帘,下面是一系列步骤,分别是注册支付宝和注册微信,还温馨提示了一定要绑定银行卡。庄恕根据手册上的步骤,下载软件,注册信息,对着手机摄像头眨眨眼睛,点点头。

          第二天,医院同仁要教庄恕下载注册微信,好将他拉入微信群共同讨论患者病情,却见欧文庄拿出手机问道:“好,那是你扫我,还是我扫你?”

        

          其实欧文庄回国前是房和车都订好的,但是因为手续问题,车一时半会儿拿不到,所以庄医生的交通工具一般在出租车,公交车,地铁之间选择。经历了一周早高峰后,庄医生决定拿出指导手册。

          顺着目录查找,在交通工具那栏看到一个排名,排第一的是共享单车,第二是地铁,第三是公交,第四是出租车,第五是私家车。又有一行小字注释:按人均排放量排序。

          于是庄医生又开始了下载软件,注册信息,绑定银行卡的程序。第二天,庄医生走到共享单车站点拿着手机,开始研究起来。

           研究了一会儿,旁边来了一个身姿挺拔的年轻男人,头发吹起来,露出额头,肤色是医生喜欢的健康的小麦色。刚入初秋,男人穿着白T恤外套深蓝薄夹克,下配一条牛仔裤,双腿笔直修长。

           男人看到庄恕看看手机,再看看单车,一脸生无可恋。便走向上前去,问道:“需要帮忙吗?”   庄恕正一筹莫展,突然听到低沉好听的男声,抬起头一看,是一个有着鹿眼的俊朗男人,吹直的头发和微深的肤色又添一丝刚毅。

           “谢谢,我第一次用这个单车,不太会。”

         庄恕在男人的帮助下顺利完成取车,看看时间,发现还早,便对男人说:“真是太谢谢你了,要不然我可能要迟到。我请你吃早餐吧?”    “ 应该的,不用了,再见。”男人的声音干净利落。
  
         望着男人离去的背影,庄恕觉得心跳得有点快。

         
        难得一个清闲的假期,庄恕懒得在家做饭,就揣上钱包手机,到了离医院不远的老街。庄医生不像师兄凌远那么洁癖,不仅自己不吃,还不让他家卷毛警官和小赵医生撸串,也不像师弟赵启平,能边吃边分析食物上有多少病菌。

        进到一家干净的店面,点了本店特色炸两儿和白糖糕,尝着味道不错,又要了几份,准备带回家吃。正等着,庄恕看到了那个帮过他的年轻男人走进店里买东西。

       “呀,真对不住,上午的白糖糕都买完了,要不您下午再来?”店家歉意地说。
 
       “先生,那天早上谢谢你了,我请你吃东西吧。”

       季白回头,看到一个笑盈盈的男人。想起来那天早上的随手帮忙,又想到这已经是他第二次邀请自己,没有推脱,走了过去。

        庄恕打开打包好的食盒,说:那天早上真是太谢谢你了,认识一下,我是庄恕。”  “我是季白。”季白一边回应他,一边不着声色地瞄着食盒里的白糖糕。

        “指导手册的主编季白?李熏然的上司?”  “怎么,看过我编的手册?还认识李熏然?” 季白的注意力从白糖糕转移到庄恕身上,饶有趣味地打量他。

        “嗯,我是凌远的师弟,刚从美国回来。” 
        “那你也是医生喽?”
        “对,胸外科。”

        两人因为有了共同认识的人而迅速得熟络起来,从凌李虐狗日常到国内外政治大事,越聊越投机,都有一种相见恨晚的感觉。
       
        桌上的茶已经换了两壶,点心又叫了几屉,两人还意犹未尽,互相交换了手机、微信号。约好下次有时间再慢慢细聊。庄恕回到家,又翻看起指导手册,眼前浮现出季白爽朗的笑脸,自己也跟着笑起来。

        第二天,庄医生趁着工作间隙去找了凌院长,问他怎么追到的李熏然。凌院长从文件堆里抬起头,笑着问庄恕:“怎么,心动了?”   “应该是,我想象了一下未来有他的样子,感觉挺不错的。”  庄恕又想起季白的眼睛,眸里闪着生机。

        “那就大胆去追吧!不过我没什么能教你的,因为我和熏然那是一见难忘,两厢情愿,三见就定情了。”

        庄恕还未展开追人大计,季白就先找上门来:上面让我去大剧院了解京剧,给了两张票。三哥带你去见识见识国粹,去吗?

         庄恕当然是答应了,问清楚时间地点,去找院长批假条。凌远一边签字一边问他:“你这进展不错啊,这么快就要去约会啦?”  呵呵,哪里就约会了,人家拿我当朋友,带我去长见识而己啊。庄恕内心苦笑,表示十分想念那个没遇到李熏然之前的高冷凌远,不会用关心单身狗的语气调侃自己。

          大剧院的戏剧演员都是专业的,但是庄恕在国外生话多年,平时说话还得要时不时穿插英文单词才能表达明白意思,就更听不懂带了曲调的京剧。不过庄恕还是聚精会神地看着,一边听季白凑到他小声地解释剧情动作。季白的温热气息吹到耳边,庄恕觉得要回医院查查血压。

           一曲唱罢,季白带庄恕去后台拜访大师,大师还在卸妆,就让大徒弟许一霖先来接待他们。许一霖虽年轻,但是基本功扎实,又生得眉清目秀,生角旦角都唱得好,也是院里台柱子之一。

           许一霖带着庄恕季白去看服装间、化装间,还去演功房向他们展示了几个京剧的基本动作。季白来之前显然是做了功课,问的问题都很专业,许一霖对着季白认真的态度很开心,一一详细作答。

           正聊着,许一霖接到电话,告诉他们大师已经卸完妆,可以回去见大师了。回到化妆间,在门口看见一个贵气的男人正转着手上的戒指,许一霖走上前问道:“你怎么进来了?一般不都在门口等我吗?” 那男人眼里带着宠溺看着许一霖,说:“你已经晚了一个小时零二十三分钟,我当然要进来找你了。”说罢望向庄恕季白,“这二位是谁呀?”

       许一霖连忙介绍:   “这二位是季白庄恕,是来为编写手册积累素材的。”说完看向庄恕季白:“这是我爱人荣石,他来接我回家。那我就先告辞了,你们直接进去就行。”  庄季二人推门进去,还依稀听到荣石对许一霖说:“荣意发现一家好吃的馆子,今天我们去那儿吃。”

        第二天上班,凌远来到庄恕办公室,“你看上的是季白?”    “你怎么知道?”    “熏然下班回家告诉我,他们季队向他打听医院是不是来了一个刚从美国回来的胸外医生,觉得人挺好,很合他胃口。”    “季白真这么说的?”   “当然,我家然然又不会骗我。有戏啊,庄恕。”

        庄医生决定表白,约季白去长城。对,是长城。 L市当地有一段古长城,属于重点保护古建筑,季白在编写手册时将长城编入当地十大必去地点,并在介绍时写道:庄重严肃的地方适合做庄重严肃的事,不要随意在此乱涂乱画,乱雕乱刻。而庄恕抓住了前一句。

        虽然平时有在健身,但是常坐办公室的庄医生体力怎么比得上警校毕业又常年在刑侦一线的季白呢?爬上最高的烽火台,庄恕已是气喘吁吁。

         休息了一会儿,季白喝了口水问庄恕:“你听过中国有一句古话叫‘不到长城非好汉’吗?”  “听过,咱俩现在到了长城,都是好汉。”庄恕回答。  “好汉都是像我一样敢作敢当的,你是吗?”季白问道。 “当然是。季白,我喜欢你。”庄恕抿出一字笑。

          季白的指导手册又修订了几次,最后推出了最终版,手册后面印了一系列的感谢名单。  

          季白送了庄恕一本刚印出来的手册,对他说:“其实我私心里还想在最后印一句‘特别感谢庄恕先生,陪我一路上下奔走,一起实地考察,谢谢你’。”
        
          庄恕微笑将季白搂入怀中:“谢什么,我还能陪你一辈子呢!这本指导手册其实也用不着了,未来有你,请多指教。”

——————————
全篇歌颂祖国美好,有啥可关的?٩(๑`^´๑)۶
有句子灵感来源于阿不太太的文

我都不知道怎么回事,我这种小甜饼都被禁了?    
好像目录点开还有?

我也收到啦,好开心^_^,纸质超极好!

然而买的时候囊中羞涩,只买了单本……

@墨色琉璃

【多cp】当一个城市只有一家外卖

感谢 @你爹一定会有猫的!

私设一大堆  ooc  小甜饼

————————————

      明台大学毕业,没有到自家的公司上班,而是自主创业。考察许久,最终开了一家外卖店,取名为MT外卖。

      因为是本市独一家,所以不用搞噱头争客户,除了有时外卖员不够要自己亲自上之外,明台过的很安逸。

        然而钱不是那么好赚的。

         打电话叫外卖的客户对食物没有太大要求,但是对外卖小哥的要求甚多。

         “牛肉不要葱,来的时候在楼下小卖铺帮忙捎一提十六盒装的酸奶,上来给钱,谢谢。”这还是比较客气的。

         “把草头圈子和红烧肉包装成不是食物的样子,包装费用控制在20元以内,来时报销,钱在门后。走楼梯上三层,放在门后面。谢谢。”

         ……

         这是什么?!特工接头吗?!

         明台看看委屈的小郭,也觉得这客户有点奇葩。

         “算了,我去吧,你在这看着点。”看看地址,是自家公司。到底是谁,小心我让大姐开除了你,上班时间点外卖还这么多要求,真是的!

       明台按要求打包好餐盒,开车去公司。

        编号0818的外卖员被同事叫来,要他看一张外卖单上的备注:请让0818送餐,谢谢。

        “呦!这别是哪个小姑娘看上你了,专门让你去送,联络感情呢吧?啊?哈哈……”同事一脸我懂了的样子。

        0818一脸懵逼。

        但是客户是上帝,小哥整整发型,出发送餐。

        明台在地下车库锁好车刷卡进电梯坐到二层,下电梯走楼梯到三层,把手里的大箱子放在门后,捡起地上的20元钱。然后,他又上了几节台阶,潜伏起来。

        我倒要看看你是何方神圣!

        过了一会儿,门开了,一个伟岸的身躯拿起地上的箱子,又回去,顺便把门关上。

       人一走,明台狂奔下楼。

       0818到达外卖单上写的地址,楼下已有人等候多时。那人穿着衬衫,高大挺拔。

      看到熟悉的明黄色,他眼前一亮,但看到0818,眼神又黯淡下来。

        0818走上前,问道:“请问是您叫了外卖吗?”

        “是。”言语里有一丝失落。

        “这是您的外卖,还想问问您为啥专门叫我送呢?我好像不认识您。”

         “哦,之前有个小伙子来送外卖,老子……我挺喜欢,没问名字,就记得编号。今天就是想看看能不能再遇见他。”

         “之前我有事请假,好像是老板哥哥对象的弟弟来帮了几天忙,如果您需要的话,可以去找老板问问。”

         “谢谢啦小伙子。”说完拍拍0818的肩。

          “别客气。”嘶,手劲儿真大。

           外卖小哥们有个微信群,方便及时交流信息,平时也闲聊。一句话是他们在群里的口头禅:心疼在××送餐的兄弟。

           原梗来自于:心疼在附院/警*局送餐的兄弟。

           附院的凌远和警*局的李熏然,庄恕和季白是两对情侣,本来这和小哥们没什么关系,但是……

          “李熏然,你的外卖!”

          “哎,来了!”

          外卖小哥看一眼外卖单,脸有点红。

           “李熏然?请等一下……咳咳,然然啊,我医院事儿太多,没时间回家做饭,这是我给你点的糖醋排骨盖饭,好好吃,饿坏你我会心疼的。”小哥一口气念完,心里苦。

          李熏然脸红红,接过快递,小卷毛抖一抖。

        高速路上发生了特大车祸,附院忙成一锅粥,正巧李熏然休假,给凌远送来粥,顺便帮庄恕带了炒饭。庄恕礼貌道谢。

         好不容易休息一会儿,楼下又有人叫庄恕。

         “庄医生,有你的外卖!”

          “还是老样子,但是今天有句备注:告诉他,家里没米了,让他去买。”

          “哦,谢谢了。”

          今天的外卖小哥依然很心累。

           明台辛辛苦苦一年,挣了点钱,结果全给杜见锋和方孟韦包了大红包,还被方毛怒视。

           明台心里苦,我挣点钱容易吗?!

————————————
         看到网上吐槽的奇葩外卖备注,想想外卖小哥真辛苦。

        

       
           

      

  
    

      

         

      

    

谢谢小天使们~

百粉撒花~终于,我也一个有了三位数的姑娘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