璐•希望世界和平•我一定能码起来•星星

对象闭关,复更祈福

【楼诚】Starlight

嫦娥终于把我兔还回来了,我等兔砸等的好苦😭,谢谢兔砸,安慰了我被二模伤透了的心,抱抱兔砸。

赤兔子:

@璐星星·各种釉彩


欠了仨月……我自裁谢罪
以星星的圈名写的文w


――――――――――――


你见过星光吗?
近距离的,可触的星光。当你接近它,用手指碰触它的时候,它会凝华成轻薄的丝绸一样的物质,总之,滑过指尖。
明诚见过。
也碰过。温的。


那个时候他还不叫明诚。姓什么,也没人叫,总之不是明,就只是阿诚。很小的个子,头发总有些乱乱的。总是很费力地双手提着水桶,或者其他的什么大包小包的东西,穿过人群,穿过和他同龄的人的笑声,穿过温语连连的家家户户的门前的路。他总是跑不快。那些东西真是太重了,也太大了。坠得他只能小步小步地挪,过一会儿就站直了喘一会儿气。也不敢耽误太久,就又提起来,小步小步地挪。有些读过一些书的女学生或者心肠好的妇女会把怜惜的目光投过去,但最终也就只有目光了。刚开始也有人上门为他打抱不平,被不冷不热的嘲讽语调顶了跟头后,也就作罢了。
在家里乖乖呆着,日子也不好过。有一次他手里捧着的粗瓷碗就不小心被摔了。破成了好几片很大的瓷片,和细细碎碎的小片。阿诚在那天夜里偷偷地爬起来,跑到门外看他的瓷碗。他不知道它摔成什么样了,心里总抱着修得好的这样一种希冀。可是他蹑手蹑脚地走过去,看见狼藉一片的案发现场,面条干硬了后跟碎瓷片搅和在一块儿,大瓷片则几分天下一样的阵势,平分秋色。总之阿诚看一眼就知道,修碗匠再巧,也补不好了。何况他也没有钱,这么一个碗,也不值得修。
阿诚并不为一个瓷碗的殒命而感到惋惜,他只是很着急,所以才大半夜地出来看他的瓷碗的尸体。他想,这一个碗摔掉了,他以后还会有物什儿吃饭吗。一个小孩子,为自己明天后天甚至更远的温饱问题开始犯愁,最后小小地叹息一声,矮下身子,想收拾一下。毕竟明早起来,这片狼藉多半也是自己收拾。
他小心翼翼,天色晦暗,他又不敢弄出大的声音,终于一下子下去,划出了一滴一滴深色的液体来。手指尖火辣辣地发痛,阿诚即使看不清这颜色,也大概明白是什么了。但也依旧怕弄醒了别人,忍着疼,把瓷片什么的又终于一小块一小块地捡起来了,揽了几下,把那些东西堆在墙角,然后才敢进家门,途中又是蹑手蹑脚地脚尖着地捱到自己的卧房去。
经了这一番折腾,阿诚也半天睡不着了,干脆就盖上被子,望着开着一条挺宽的缝的窗户。窗户外面的天空是黑蓝色的,要是有星星,周围的颜色便会亮一些。阿诚从小就喜欢这样看星,这样一动不动地专注地看着,仿佛它会有变化一样。
他就这样看着,星空也不动,他也不动。直到一颗星坠下来。
――不是一颗星,原来那个位置的星也依旧好端端地守在那里。是一缕星光。坠下长长的尾巴,画出弧线,好像整片天空都亮了,似乎比传说中的银河还要夺目。阿诚呼吸都停窒了,眼睛也不敢眨,直到星光坠到某栋房子里隐没了。
阿诚很失望地叹了口气。


隔了几日,阿诚照旧在家扫地。那扫帚几乎与他的肩膀齐了,又重。可他习惯了。然而还是摔了一下,摔得严重,疼得他当时便蜷在角落忍不住哭出来。
正当时,外面忽然就进来了两个人来,一眼便知道是贵族家的大少爷和大小姐。阿诚愣了一下,才想起自己似乎忘记关门了。很奇怪地,他晓得此二人没有恶意。
他在那位少爷身上看到了那缕星光。
他向他伸出手,便有一些聚在指尖,传递到阿诚的手心。
他忽地想哭,而后后知后觉地想,星光是温柔的亮光,是暖的。


许多年后明楼突然问起他。“阿诚,你见过星星吗?”
这看起来是个谁都可以回答的问题,然而明诚忽然明白了。然后他笑着回答:“见过。”
就是您,大哥。
许多年前,明楼有一夜怎么也睡不着。终于不再勉强,坐了起来。
然后他看见了此生铭刻的美景。
一颗星星的星光突然独立起来,有了长长的尾巴,坠下地面来。当时他惊得几乎站起,盯着那星光,坠到某栋房子里不见了。
他那天见到满脸都是眼泪,手指的伤口还没好的明诚时险些要叫出来。
那孩子的身上,有他所熟悉的,连灰尘也蒙不住的星光。


――――――――――――――――

收到啦,超级美的呀!还有序言有后记,超级正式!

之前看文,还有注释,特别有内涵。

感谢 @mimi剑雨秋霜 带来这么好的故事,也谢谢他们带给我的感动。

好啦,现在有两个本子在等着发货,超级期待!

声明

望周知,你自己说的只是看文吃粮,那就安安静静的,白看文还私信,和白嫖有什么区别?

我就是笔力撑不起脑洞的黑米馒头:

骂了林子(木吉他林)的人,出来。
我们聊聊
:)

就那些,说他圣母,臆想症,蹭热度,叫他有什么委屈自己受着的东西们
出来:)

我就是占tag了,林子是我们团宠谁都不要想欺负
怎么,看我不顺眼是吧,来告诉我,我烦死你

打扰大家了
取关随意

[多cp段子]草木无枯

哄我大瓶子 @颜沐倾。【禁止无授权转载】

Ooc   私设一大堆  甜

——————————————

  如果用植物比喻他们:

   明楼:“用植物比喻阿诚?自然界的其他东西都比不上我的阿诚,如果非要说的话,大概是雪松吧。”

   明台:“啊?为什么?我以为大哥会把阿诚哥比作青竹呢,因为大哥你总说阿诚哥有气节。”

   明楼:“青竹挺拔有气节,但是空心,你阿诚哥才不是那种肚里空空的人。”

   明诚:“嗯。”

                明台表示被秀一脸,要去找曼丽求安慰。

 

     荣石凑在许一霖耳边说些什么,一霖脸红,点点头。

      一旁耳朵灵的荣意听见些,问:“一霖哥,你还会做桃花羹呀?能不能多做些,我也想吃。”

     许一霖愣了愣,脸更红了,结结巴巴地说了什么,也没说清楚。

     荣石:“胡闹什么?一霖是你嫂子,又不是厨子,想吃什么自己找厨房去做。”

    荣意不服气:“那大哥你还老吃一霖哥做的饭,光自己吃不让别人尝尝,真小气!”

    荣石还要说些什么,许一霖按住他,对荣意说:“小意,桃花羹我不拿手,给你做其他点心。你大哥他不是小气,就是……是……”

    荣意摆摆手:“一霖哥,没关系,我就是好奇,没生我哥的气,慢慢做,点心留点儿给我就行,我先上楼啦!”说罢,起身上楼,走到荣石身边,对她大哥说:“哼,吃得越多越要长肉!”

   “这丫头,我都要管不住了。”荣石端起咖啡杯,喝一口。

     晚上荣石看见洗完热水澡脸上红蒙蒙的一霖,心想:“一霖这碗‘桃花羹’,只有我能吃。”

    

     “用一种植物比喻平平,大概是法国梧桐吧?”谭宗明放下手机,认真想想。

     晚上谭宗明把结论告诉下班回来的小赵医生,赵启平笑着说:“为什么,觉得我才华横溢又浪漫?”

     “对呀。”谭宗明笑着把“投怀送抱”的赵医生抱住。

     “法国梧桐还有一个别称,叫做脱衣舞娘。”凌远笑而不语,深藏功与名。

     “太璞是柳树。”

      “为什么?因为我不绑头发?”

     “因为我想留下你。”

   

   
     

讲真,如果我能在没讲的情况下改错,那我当时怎么会错呢?!

【多cp段子】如果按照属性给他们寄一套连体睡衣……

哄我家大瓶子 @颜沐倾·一只瓶瓶【禁止无授权转载】

ooc     私设一大堆

——————————————

          "然然呀,对,我已经到家了,啊?虾仁馄饨啊?买了,你什么时候回来呀?咱家有个包裹,匿名送的。等你回来?好,你慢点开车,注意安全。"

          李熏然挂了电话,拿着车钥匙快速奔下楼,老凌收了个包裹,还匿名,别是哪个不要命的寄了个炸弹吧?一边想着,一边快速开门系安全带上档。

         在厨房炒肉丝的凌远听到门响的声音,刚要和李熏然说话,就听到然然说:"你好好炒肉丝,别炒糊了,我来打开这个包裹。"

         凌远看不到客厅的情况,要不然一定会笑出声,只见李熏然围着包裹绕了一圈,拿晾衣杆捅一捅。后来李熏然直接上剪刀拆了包裹,发现只是两套连体睡衣。

         包裹里还有一张纸,上面写着:"恭喜您的淘宝账号被抽为幸运顾客,现送出两套睡衣,谢谢您的支持!"

         连体睡衣一套狮子一套白鲸,李熏然拿出来,抖巴抖巴。

        “盒盒盒盒……远哥,你去试试吧?盒盒盒盒盒……”李熏然看着帽子上还有小水柱的大白鲸睡衣笑出声来。

        谭宗明来接赵启平,上车的除了他家小赵,还有一个大箱子。

         “这是啥?小h漫?”

         “有了你,还要啥小h漫?”

          “多多学习,孜孜不倦。”

         回到公寓,谭宗明拆开箱子,脸色不太好看。赵启平从厨房走出来,“怎么了?”

         “平平,你最近有什么事儿要告诉我吗?”

          “没啥事儿呀,到底怎么了?”

          “没啥事儿,有人寄个绿帽子给我?!”

          赵启平从箱子里拿出一坨绿油油的东西,抖巴抖巴,开始盒盒盒盒盒……

          “盒盒盒盒盒……大鳄配大鳄,绝配!看这大牙齿,闪烁着贪婪的光芒 ,看这尾巴,又……”

         “嗯,又粗又长,像我。”谭宗明说完,从箱子里拿出
另一套睡衣,是小狐狸的。

          “红毛狐狸,很衬你,狡猾,妖气。”

          楼总和诚秘书回到明公馆,阿香指着茶几上的箱子,说:“有人送来给阿诚哥的。”

          打开箱子,里面红红绿绿的。

         明台从楼上下来,看到箱子里的东西,好奇地问:“新政府要表演舞狮子吗?戏服送到这里来?”

   

          “为什么我没有?”木娄委屈巴巴。

          “对不起,本店没有xxxxxxxl号的蟒蛇连体睡衣……”

          楼总拿下自己的金丝眼镜。

          “我,我们可以量身定做的,首件八折……不,五折……免费!包邮!”

           楼总带上眼镜,让旁边的阿诚放下枪。